雪松控股兑付危机背后:借道金交所发“理财”,底层资产成谜

7月 2, 2022 知识产权

雪松控股兑付危机背后:借道金交所发“理财”,底层资产成谜
中新经纬2月16日电 (魏薇 实习生柴鑫洋)2月10日,一段投资者聚集于广州市的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雪松控股)总部维权的视频在网上流传。雪松控股旗下投资产品逾期一事随即曝光,昔日的“世界500强企业”也由此被推上风口浪尖。

  “有文章写是信托产品暴雷,其实它并不是这次事件的重点。”一位与这次事件相关的投资者许伟晨(化名)告诉中新经纬。

  该投资者称,本次事件的导火索是雪松控股担保、并由旗下雪松信托等公司推荐的金交所产品逾期,自2021年4月产品陆续到期并违约后,雪松控股方面陆续发布一些兑付方案,但均未实现。投资者私下统计发现,金交所涉及的投资者8000余人,总金额约200亿元。一位当天前往雪松控股总部的投资者李潇芸(化名)向中新经纬透露,“有理财经理堵住了张劲(注:雪松控股实际控制人),要求他签订个人连带责任担保,但最后也没有办成。”由于投资者无法进入大楼,最终未能见到张劲本人。

  另一位雪松信托产品投资者同样表示,此次事件起因并非信托产品,但他投资的雪松信托产品同样逾期数月,投资者也曾数次赴广州讨说法。眼下,他们迫切想知道,笼罩在雪松控股头上的债务阴霾,何时才能拨开云雾?

  “供应链金融”成噱头?

  “雪松对外声称是做大宗商品的,我们以为投的底层资产是供应链金融,没想到他是做房地产的,如果说做房地产,我们根本不会投。”许伟晨称。

  2021年3月17日,在雪松信托员工的推荐下,许伟晨认购了“广州舜仟金悦3M债权转让项目”,投入了100万元,该产品投资期限3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7.8%。6月份产品到期后,并未如期兑付。据其介绍,雪松曾给出了一些口头承诺,也陆续发布了一些兑付方案,包括2021年8月、10月和2022年1月的方案以及1月份的变更方案。不过,上述兑付方案均未能实现。

  李潇芸告诉中新经纬,她投资项目的名称为“上海闵悦沃盈12M债权转让项目”。两年前,她认识的理财师跳槽到雪松信托,随后向她推荐了这款产品。该产品投资期限一年,从2020年8月到2021年8月,她认购了300万元。

  “作为投资人,当时看到雪松控股是世界500强,又听说是供应链金融,就投了。”李潇芸说。产品到期前夕,她上网搜索发现雪松控股旗下多个产品出现逾期,赶忙加入了投资者维权群,这个群也由最早的几十人逐渐加满到了500人。

  据多名投资者介绍,他们是通过雪松控股旗下的雪松信托、深圳前海润邦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润邦财富)、松果APP网站认购了各类“金交所产品”,该产品由前海润邦财富设计。

  这些产品通常被命名为“某某债权转让项目”,投资期限从3个月至1年半不等,预期年化收益率从6.8%-11%不等。

  之所以称为“金交所产品”,是由于这些产品都挂牌在各地金交所、产权交易中心等。据投资者提供的20余份产品说明书和投资协议,产品交易结构大致为:融资方即资产转让方(注:通常是一些贸易公司),他们将其应收账款包装成各种形式的债权“资产包”,再挂牌到金交所。投资者将资金委托给受托投资方,受托方即资金管理方接受投资者委托,代为接受转让(摘牌)融资方在金交所挂牌登记的债权资产。

  来源:中新经纬实习生柴鑫洋制图

  产品底层成谜

  从投资者提供的协议来看,这些产品主要涉及四大主体,分别为资产转让方(融资方),受托投资方(资金管理方),债务人以及金交所。

  先来看资产转让方。中新经纬梳理22份投资协议发现,资产转让方涉及了十余家公司,包括雪松控股集团成都有限公司、上海闵悦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上海歆屹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培信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骋隽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捷昇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捷昇贸易)等。其中,雪松控股集团成都有限公司是雪松控股的关联公司。

  数据来源:投资者提供的产品说明书和投资协议 制表:中新经纬魏薇

  中新经纬对照工商登记信息留下的电话一一拨打,仅上海融益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融益金属)和捷昇贸易的电话能够打通。

  根据《上海融益智通6M3号债权转让项目说明书》,部分基础资产标的为融益金属对银盘新材的应收账款。融益金属工商登记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自己已于2021年离职。当问及融益金属与雪松控股的关系时,上述前员工称,二者是业务关系,也就是贸易的买卖关系,至于该债权转让项目的具体情况他并不知情。捷昇贸易有关工作人员则表示,电话是老板呼叫转移进来,会将问题记下,稍后回复。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再来看受托方,主要涉及两家公司,分别为深圳天运骏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运骏业)和善尚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善尚投资)。中新经纬多次拨打上述两家公司的工商登记电话,均无人接听。有投资者前往天运骏业办公场所查看,发现已人去楼空。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转账电子回单以及投资协议等资料,收款户名均为上述两家公司。但李潇芸表示,“理财经理特意让我在汇款时备注上,购买雪松自主管理项目。”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阮万锦律师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从目前雪松的风险爆发来看,资产管理人天运骏业很可能是雪松找的通道或者是他实际控制的壳公司。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则认为,这些投资合同,没有资金存管银行,真实投资资金去向并不清楚。

  天运骏业办公场所已无人办公。 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产品设计中,最关键的一环是产品基础资产标的,中新经纬梳理发现,大部分标的是资产转让方对债务人的应收账款。

  投资者提供的22份产品说明书涉及的债务人共8名,其中最多的是广州柴富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柴富能源)。天眼查APP显示,柴富能源的股东包括广州弘基投资有限公司和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二者持股比例分别为92.33%和6.78%。穿透来看,前者的实控人正是张劲。

  另外,尽管这些产品资产转让方、受托方或许各不相同,但在投资协议中都包括一条增信措施,即“雪松控股均承诺为受托投资方未能履行约定的付款义务的差额部分向投资者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若债权转让项目和雪松控股没有关联,雪松大可不必为此承担差额补足义务,这种做法很可疑。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表示,应收账款是可以作为一种权益进行转让,资产管理公司在原则上也是可以把应收账款来作为底层资产来进行打包出售。但是还存在一些条件,比如应收账款不能属于坏账等。同时,这种资产必须要符合信息披露的要求,要做到充分有效的信息披露,并且在销售给投资者时,还应有投资者的分级管理,分成不同级别的投资理财产品销售给相应的风险承受能力不同的投资者。特别是应收账款如涉及一些特殊行业,可能风险较高,只能销售给某些特定群体。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涉及一些涉嫌欺诈、弄虚作假、虚增收入、虚增应收账款或者交易方可能不存在等现象,这些问题比较严重,所以对经营此类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要求也比较高。

  金交所成合规外衣?

  中新经纬发现,为增加产品发行所谓的合规性,上述产品都是在金交所或者其他主体进行备案。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协议可以发现,上述项目涉及的金交所遍布各地,包括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还有产交所,如宁夏产权交易中心、杭州余杭产权交易所、包头产权交易中心,甚至还有吉安联合金融资产服务中心。

  2020年9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和风险处置工作的通知》(清整联办〔2020〕14号)(下称14号文),要求金交所不得向个人销售产品、不得跨区域展业等规定。

  包头产权交易中心官网还曾发布一则郑重声明称,“严禁任何机构或个人受让权益或资产后,变相发布任何面对大众投资者的‘理财产品’。”

  从投资者描述看,在上述产品的募资过程中,金交所并未向个人销售产品,而是由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托等向投资者推荐产品,募资后再由资产管理公司受托摘牌。

  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梦奇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这种产品结构表面看似乎没有问题,但深究实际上是违规的。

  他认为,首先,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和风险处置工作的通知》(清整联办〔2020〕14号)明确规定,金交所的经营活动应当限于注册地省级行政区域内。也就是说,金交所不得为异地企业发行产品。其次,天运骏业等资产管理公司接受投资者的委托,代为接受转让(摘牌)某公司在金交所挂牌登记的债权资产,实际上就是机构投资者通过汇集个人资金或为个人代持等方式规避个人投资者禁入规定,违反《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下称38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下称37号文)以及清整联办〔2020〕14号文的规定。

  黄梦奇还指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相当于金交所通过“允许天运骏业接受投资者的委托”这一操作,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也是违反38号文、37号文以及清整联办〔2020〕14号文的规定。同时,金交所以此结构规避个人投资者禁入规定也是严重违法的。

  “金交所受监管少,其他产品的监管文件较多,所以他们找了金交所合作。”阮万锦分析称,这些产品看起来像资产管理类的产品,但是金交所没有核发此类产品的法定资质。这类资产属于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业务许可事项和其它国家部委管理的业务的,应取得相应业务牌照或获得主管部门指定。

  中新经纬以“上海闵悦沃盈12M债权转让项目”投资者身份拨打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官方联系电话,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表示,2020年时,上海闵悦确实在该交易中心挂牌过债权转让项目,并且该项目已到期下架,但上述项目并未在该交易所做挂牌交易,其只针对有挂牌展示交易的资产做答复,“您手上的合同应该不是我们出具的,上面的表述我们也不知道。”

  不过,包头产权交易中心官网可以查到《广州捷昇泽欣12M1号债权转让项目成交公告》,项目受让方正是天运骏业。该交易中心工作人员称,“我们这边只负责挂牌,后期向谁买的联系谁。”当问及天运骏业向投资者发行理财产品是否合规时,其表示,“我们肯定是无权干涉。”另外,中新经纬拨打其他金交所、产权交易中心和相关平台的电话均未接通。

  王德怡认为,经查询,若确有部分产品未经交易所挂牌或备案,说明相关产品系自行发行,投资者有权请求发行方、收款方承担民事责任,包括因交易无效导致的资金返还责任,或因欺诈交易导致的损害赔偿责任。

  在数位投资者向中新经纬提供的材料中,还包括了雪松控股出具的承诺函。许伟晨表示,正是看中世界500强的企业雪松控股提供了差额补足义务的承诺,他才决定投资。

  “既然雪松控股集团出具了补足差额的承诺函,则无论在交易有效还是无效的情形下,投资者均有权持上述承诺函向合同约定的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雪松控股集团承担保证责任。既然合同和规则中提供了明确的民事救济渠道,投资者应当及时行使权利。”王德怡表示。

  李潇芸告诉中新经纬,眼下最新进展是,投资者和润邦财富的有关负责人进行了口头沟通,其提到的解决方案是债转股,但投资者对于该方案仍心存疑虑。

  2月14日,雪松控股旗下上市公司齐翔腾公告称,雪松控股及公司实际控制人正就逾期产品的兑付采取积极解决措施,并就兑付时间安排做出了承诺。

  中新经纬就雪松控股下一步将采取哪些措施等问题联系雪松控股的相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尚未收到有效回复。(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罗琨

【编辑:吴涛】

作者 MEwealth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