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背水一战”

8月 13, 2022 未分类

罗永浩的“最后一次创业”,公司名为“Thin Red Line”,直译为“细红线”,要做AR业务。7月10日,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罗永浩宣布其新创业公司名为“Thin Red Line”。罗永浩表示,新公司正准备招人,主招产品经理和设计师。在「Thin Red Line」的官网中配图为一条细红线,配有一句话:An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Directly in the Platform-level Revolution(直接参与平台级革命的机会)。“平台级革命”?罗老师曾明确表示,AR 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我们觉得 VR 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它可能是史上最畅销的游戏机。我们相信 AR 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在科技界很大程度上也是共识了,并不是我们的创见。”天眼查数据显示,旗下拥有“细红线“品牌的龙泉工布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曾于今年1月完成罗永秀、卢薇对其的战略投资,且其“细红线”多个商标都是由锤子科技转让而来的。除此之外,2月24日,龙泉工布数码又获得了蓝驰创投的战略投资,而且龙泉工布数码科技目前共控制5家企业,其中,重新加载(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已完成Pre-A轮融资。最后一次创业选择了AR罗永浩宣布新创业项目将选择AR,具体规划方面,硬件团队会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仅限内部开发使用,直到商业化条件和整体环境大致成熟再开售。AR是什么?AR,全称Augment Reality,译为增强现实,通俗的讲,就是基于现实场景,利用计算机生成一种虚拟环境 ,通过各种传感设备使用户"沉浸"到该环境中,实现用户和环境直接进行交互。与VR全部虚拟相比,AR强调虚实结合。这次选择AR而非VR的罗永浩也表示VR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相信 AR 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AR有多火?关于 AR 的生意,各家大厂动作也一直不断:国内有腾讯、字节等大厂收购 AR 公司;海外有Meta(原Facebook),Google 等大力进军元宇宙,也做 AR相关业务。进入2022年后,大型企业也都加快了在AR领域的布局:阿里对AR眼镜制造商Nreal进行了价值3.8亿元的投资,TCL雷鸟发布了自己最新的AR眼镜产品,华为公开了最新的AR专利,就连在AR领域吃过大亏的谷歌也计划卷土重来,以10亿美元收购了Micro LED初创企业Raxium,为其新的AR头显提供显示模块。更不要忘了已经将AR功能加入了手机和平板的苹果,他们虽然暂无推出专业AR设备的打算,但其热情一点不比其他厂商低。根据中国信通院预测,2024年,AR的行业规模将达到2400亿元,考虑到其对手机、平板等现有设备的颠覆性,这个数字还是显得有些保守了。这是一片潜力巨大的市场,已经被苹果抢过一次先的厂商们自然不会甘心再次屈居人后,而苹果自然也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巨头们针对AR的跑马圈地才刚刚开始,想要入局的罗老师也不乏机会。罗老师曾直言自己并不看好苹果做 AR 眼镜。他说:“相信苹果一定会在硬件或者技术参数方面做出其他厂商都做不到的某些硬核指标,但对苹果的产品创新基本没什么期待。在乔布斯去世后的十一年里,苹果仅在无线耳机方面做得不错,其他产品几乎是零创新甚至退步。”况且,“平台革命的时候,新世界的霸主永远不是之前旧世界的霸主。”对于这次做AR,罗永浩说:“当年做手机,时机晚了,处处都被动”,吸取锤子手机那次创业的教训,选择AR赛道,还看重的是其窗口期。在他看来:“大型科技公司基本上还没有all-in AR。国内的华、米、O、V手机硬件厂商还不会很快大规模投入AR。现在正是他们这类创业型企业入局的好时机。”“这次创业,我们所有的创始合伙人都会真金白银地自己掏钱投进公司。”罗永浩说,“无论如何,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的创业,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搭进去,相信也一定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罗永浩是一种精神”商海浮沉多年,罗永浩已然成为最具争议性的企业家之一。罗永浩的人生起点源于2001年应聘为新东方老师,那时站在风口上的新东方与天生嘴皮子利索的罗老师可谓气质相投、相互成就。罗永浩很快成为了新东方的明星老师,他的讲课内容被很多学生偷录下来,流传到网上,成为“老罗语录”,风靡大江南北。罗永浩在新东方五年,收获的东西不少,但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度一定是重要的一项。2006年6月,罗永浩从新东方辞职,创办牛博网。而后的每一步选择,罗永浩都掷地有声,并非所有项目都成功,但每次创业一定都吸引万千目光。锤子手机,带着热搜体质出道。罗永浩为锤子手机立下人设——“挑战和致敬乔布斯”的产品、可能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最可能成为下一个索尼或苹果的产品……诸如此类,锤子科技一度让投资人沸腾、供应商争抢、粉丝买单。高光时期,锤子手机曾霸榜京东手机销售榜。锤子科技在2012-2019年先后获得8轮融资,总计达17亿元。然而2018年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被爆出资金链吃紧,无法支撑公司运营。一时间,供应商到锤子科技办公地点讨债,被裁员工相继讨薪。“骗子”的指责,不断压向罗永浩。2018年年底,当做出关闭锤子科技决定时,罗永浩只欠债1.7亿元。随着坏消息不断扩散,供应商断供,债务像滚雪球,2亿元变4亿元,最终定格在6亿元。在此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罗永浩坦诚反思锤子科技的失败:“我做锤子科技之前,经历里面跟科技公司是零关系。如果我在一个做硬件的科技公司里,哪怕只做三个月实习生,都会好很多很多倍。”锤子科技的失败直接促成罗永浩走上直播偿债之路。6亿债务,在无数个直播的日日夜夜中,竟真的快被偿清了。在债务只剩一亿元时,即将清空负债的罗永浩,还要继续折腾:也就是这次要做AR的细红线。细红线,“Thin Red Line”,罗永浩曾在 2017 年的锤子手机发布会上提到“细红线”这个名称的由来:在观看电影《细细的红线》时,想到电影中的战役为以少胜多的防卫战,与锤子科技现在的处境很像,于是取了这个名字。“细红线”也是是个英国的俚语,Thin red line,意思很简单—— “背水一战”,在17年的发布会上,罗老师也展示了这篇英军拼死抵抗俄军冲锋的油画作品。在已发生的直接债务还剩不到一个亿的时间节点,罗永浩关闭微博,再次投身创业——在大众看来,罗永浩再创业的目的不再是单纯的为了赚钱,而是要做一款很酷的产品,有着“改变世界”的情怀与理想在。在如今下行的市场大环境下,罗永浩身上的理想主义以及对于创业的执念与激情,在今天,正在成为稀缺品。年轻人的求稳或躺平心态,不只是信心的丧失,更是心气的消磨。罗永浩的再创业,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其实是一剂强心针。不管怎么说,50岁还在折腾、还有着改变世界理想的罗老师收获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大家都等着看他到底能不能做出来,又或者,大家其实只是喜欢他永远在追寻的样子,有时过程已经是结果本身。

作者 MEwealth888